江西多乐彩任选2|江西多乐彩奖金规则
司法調研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法律相關 > 司法調研

《人民司法》非機動車和行人非故意時不賠償肇事機動車輛損失

發布:admin 來源:通州區人民法院 關注度:9279

非機動車和行人非故意時不賠償肇事機動車輛損失

【案情】

原告:永誠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通州支公司(以下簡稱永誠保險通州支公司)

被告:金福明

法定代理人:金勇,系金福明之子。

2012813,喻林沖就其所有的蘇F71R77轎車在永誠保險通州支公司投保了交強險、車輛損失險、第三者責任險,保險期間為20128142013813止。20121025,喻林沖駕駛蘇F71R77轎車與金福明所騎的自行車發生碰撞,造成金福明受傷、雙方車輛不同程度損壞的交通事故。經交警部門事故責任認定,事故發生時金福明行駛動態無法確定,致使道路交通事故成因無法查清。事故發生后,金福明因受傷嚴重隨即入院治療。

201337,金福明因前期醫療費向南通市通州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通州法院)提起訴訟。法院審理后認定:雙方當事人的違法行為和過錯基本相當,喻林沖駕駛機動車,金福明駕駛非機動車,根據法律規定,喻林沖承擔65%的賠償責任,金福明承擔35%的賠償責任。遂判決:永誠保險通州支公司在交強險限額內賠償金福明醫療費10000元,喻林沖賠償金福明醫療費223910.58元。

2013522,南通市第三人民醫院司法鑒定所對金福明的傷殘情況進行鑒定。鑒定意見為:金福明因交通事故致原發性腦干損傷、右側頂枕部硬膜下血腫、蛛血、左脛腓骨中段粉碎性骨折、C3椎體前下緣骨折、C6.7右側椎弓骨折、右側第1肋骨折,目前處于植物人狀態,評定為交通事故一級傷殘;休息時間到鑒定前一日為止,住院期間需2人護理,出院后需2人終身護理,營養時間為6個月。

201395,金福明就后期醫療費、殘疾賠償金及鑒定費用向通州法院提起訴訟。法院審理后判決如下:永誠保險通州支公司在交強險賠償限額內賠償金福明110000元,在商業第三者責任險范圍內賠償金福明126089.42元;喻林沖賠償金福明357561.14元;金福明在201711以后實際發生的護理費,按當時當地護工標準計算,由喻林沖賠償65%

20131223,喻林沖因蘇F71R77轎車車輛損失向通州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永誠保險通州支公司賠償車輛損失120319元。經法院調解,雙方達成一致協議,永誠保險通州支公司賠償喻林沖101000元,喻林沖將保險追償權轉讓給永誠保險通州支公司。

原告永誠保險通州支公司訴稱:根據法院認定,金福明承擔事故的35%的賠償責任,其應對喻林沖的車輛損失按責任比例賠償35350元(101000×35%)。因喻林沖的車輛損失原告已全額賠償,喻林沖已將追償權轉讓給原告,根據法律規定,對于金福明應賠償的部分原告有權進行追償。

被告金福明辯稱:金福明系行人,對交通事故發生不存在故意,對喻林沖的車輛損失不承擔賠償義務;金福明在事故中因受重傷成為植物人,需要終身護理,于法、于理不應當再賠償肇事機動車的車輛損失。請求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審判】

通州法院經審理認為:首先,根據法律規定,機動車一方為交通事故損害的賠償義務人,非機動車方不是賠償義務人。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規定:機動車與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之間發生交通事故,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沒有過錯的,由機動車一方承擔賠償責任;有證據證明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有過錯的,根據過錯程度適當減輕機動車一方的賠償責任;機動車一方沒有過錯的,承擔不超過百分之十的賠償責任。由此可見,在機動車與非機動車、行人的交通事故中,機動車一方具有法定賠償義務,而非機動車和行人不具有法定賠償義務。其次,根據優者危險負擔原則,非機動車不應賠償機動車的車輛損失。機動車無論在速度、硬度、重量及對他人的危險性上,均遠遠高于非機動車和行人,應負更高的避險義務。本案中,金福明騎的是自行車,而喻林沖駕駛的是小轎車,喻林沖控制交通事故危險能力和避險義務要遠高于金福明。事故中,金福明并不存在故意,無需對肇事機動車輛進行賠償。再次,根據公平原則,非機動車不應賠償肇事機動車的車輛損失。現實中,非機動車、行人在交通事故中受害程度往往遠甚于機動方,通常是非死即傷,而機動車一方一般只是造成車輛損壞等財產損失,很少有人身傷亡。如按責任比例承擔損失,則可能導致行人獲得的人身損害賠償卻抵不上機動車的車輛損失的后果。最后,保險人對第三者行使保險代位權應當以被保險人對第三者具有賠償請求權為前提。喻林沖作為肇事機動車方,不具有向受害人金福明請求賠償的權利,永誠保險通州支公司向金福明行使保險代位求償權亦缺乏前提條件和基礎。

通州法院判決駁回永誠保險通州支公司的訴訟請求。

永誠保險通州支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本案雖為保險代位求償權糾紛,但爭議的實質是,交通事故中受到人身損傷害的非機動車駕駛人和行人對肇事機動車一方的車輛損失是否負有賠償責任?只有在肯定非機動車、行人對肇事機動車的車輛損失負有賠償責任的前提下,被保險機動車賠償請求權才能依法轉讓給保險人行使,否則,即使保險人對被保險機動車進行了賠償,也不能取得向第三者追償的權利。

本案審理中,關于非機動車、行人應否賠償機動車方的車輛損失,有以下兩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道路交通安全法規定的是機動車向非機動車、行人的賠償責任,并未規定非機動車、行人對機動車的賠償責任。因此,對于非機動車、行人對機動車的賠償責任,應當適用侵權責任法的規定,按照一般侵權行為的歸責原則賠償。根據侵權責任法第六條規定,行為人因過錯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應當承擔侵權責任。非機動車、行人只要對交通事故存在過錯,就應當向機動車的車輛損失承擔和過錯相當的賠償責任。

第二種意見認為,根據侵權責任法第四十八條規定,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關規定承擔賠償責任。就立法技術而言,該法律規定是準用性規范,將機動車交通事故損害賠償責任的法律適用指向了道路交通安全法。根據道路交通安全法優先保護非機動車方的立法目的及優者危險負擔原則,非機動車、行人在事故中只要不是故意,應視為受害者,對賠償肇事機動車的車輛損失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筆者贊同第二種意見。理由如下:

一、非機動車、行人對機動車的賠償責任應當適用道路交通安全法

侵權責任法第四十八條規定:“ 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關規定承擔賠償責任。從該規定的法律要素上看,并未包含假定條件行為模式法律后果三部分,而只規定機動車發生的道路侵權事故損害賠償應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規定執行。該規定屬于法律規范中的準用性規范,即沒有規定行為人具體行為模式,而是規定可以參照或援引其他的法律規則的規定來加以明確的法律規則。因此,機動車交通事故引起的侵權賠償責任應當適用道路交通安全法,而不能直接采用侵權責任法中一般侵權行為規定和歸責原則。如脫離道路交通安全法而單獨確定非機動車、行人對機動車的賠償責任,屬法律適用錯誤。有觀點認為,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規定的只是機動車對非機動車、行人的賠償責任,并沒有規定非機動車、行人對機動車的賠償責任,非機動車、行人在交通事故中的損害賠償就不能適用道路交通安全法,而應當適用一般侵權行為賠償原則。筆者認為,這種觀點實際上是將同一交通事故人為地分割為兩個不同性質的事件,非機動車和行人的索賠按交通事故的賠償原則處理,而機動車的索賠則按普通侵權案件處理。若該觀點成立,便會陷入這樣的悖論:機動車與人相撞是交通事故,人與機動車相撞則不是交通事故。實際上,在同一事故中,機動車與人相撞的另外一個理解角度,就是人與機動車相撞。因此,該觀點不僅與不符常理,邏輯上也是自相矛盾的。

二、非機動車、行人不應賠償肇事機動車車輛損失的理由探討

(一)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未規定非機動車、行人對肇事機動車的賠償責任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第(二)項對機動車與非機動車、行人之間發生交通事故規定:機動車與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之間發生交通事故,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沒有過錯的,由機動車一方承擔賠償責任;有證據證明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有過錯的,根據過錯程度適當減輕機動車一方的賠償責任;機動車一方沒有過錯的,承擔不超過百分之十的賠償責任。由此可以看出,我國立法中,機動車、行人的交通事故賠償,規定是機動車對非機動車、行人的賠償問題,并未規定非機動車、行人對機動車的賠償責任,規定的賠償指向是單一的,而不是雙向的。同時,該規定適用的歸責原則是嚴格責任原則。嚴格責任是指對民事侵權行為造成的損害,加害人無論主觀上有無過錯(包括故意和過失),均由其承擔損害賠償責任;受害人有過錯的,可以減輕加害人的責任;因不可抗力、受害人故意或者第三人的原因造成的損害,可以免除無過錯加害人的責任。因此,在機動車與非機動車、行人發生交通事故中,無論機動車駕駛員是否具有主觀過錯,只要撞了人就要承擔責任,具體承擔大多責任,要視情況而定,但除法律規定的情形外,不能免除賠償責任。法律沒有明文規定非機動車、行人對機動車的賠償責任問題,是不是法律的一個空白或漏洞呢?顯然不是。對于機動車之間的交通事故,道路交通安全法規定:機動車之間發生交通事故的,由有過錯的一方承擔賠償責任;雙方都有過錯的,按照各自的比例分擔責任。兩相對照,可以看出,我國立法在機動車之間的損害賠償采用的過錯責任原則,將是否存在過錯及過錯大小作為確立雙方責任和責任范圍的基礎,而在是在機動車與非機動車、行人交通事故賠償中,否定了機動車之間責任比例分擔賠償責任的模式,而是作出了行人優于車輛的立法安排,充分體現了人高于車輛的現代文明準則。

(二)根據公平原則,非機動車、行人不應賠償肇事機動車的車輛損失

在非機動車、行人與機動車的交通事故中,相比機動車一方,非機動車駕駛人和行人受到的損害往往要嚴重的多,常常是非死即傷,而機動車一方則大多只是造成車輛損壞,一般不會有人員傷亡。而現實中,非機動車、行人完全不承擔事故責任的情況并不多見,較為常見的是機動車一方承擔事故主要責任,非機動車、行人因疏于路面狀況觀察承擔事故次要責任。若根據事故過錯按比例承擔事故賠償責任,則可能出現受害人獲得的人身賠償抵不上其賠償機動車的車輛損失的情況。而且車輛越貴,損失就越大,非機動車、行人賠償機動車的數額就越高,就會出現人命比不上車貴的極端情況,造成雙方利益嚴重失衡的后果。就本案而言,受害人金福明在事故受重傷而成為植物人,需要二人終身護理。事故無疑對金福明及家人造成了巨大的傷害,此時法院若認可受害人應當賠償的機動車的車輛損失,進而支持保險人向金福明行使保險代位權,將會造成受害人及其家庭二次傷害,嚴重背離公平正義原則。

再者,因機動車通常投保了車輛損失保險等商業險,事故發生時所遭受的車輛損失車主可通過保險公司理賠獲得補償,而非機動車、行人一般并未投保與交通事故相關的保險,其在事故中受到的損害只能通過向機動車一方提出賠償方能得到救濟。因此,筆者認為,從利益衡量的角度,保險公司賠償機動車的車輛損失后,不能再向受害人進行追償。

(三)根據優者危險負擔原則,非機動車、行人不應賠償肇事機動車的車輛損失

所謂優者危險負擔原則,是指在受害人具有過失的情況下,考慮到雙方對道路交通法規注意義務的輕重,按機動車輛危險性的大小以及危險回避能力的優劣,分配交通事故的損害后果。實行優者危險負擔原則,是為了貫徹公平責任原則,合理分配責任負擔,調整受害人和加害人之間的關系,體現了現代法治抑強扶弱的基本精神。機動車與非機動車、行人發生交通事故,涉及的公民權利有二:一是生命健康權,二是物質財產權(主要是車輛損失),前者必然優于后者,法律要優先給予保障。從實際看,機動車作為一種高速運輸工具,對人的生命健康安全具有潛在的較大危險性,這種高速行駛的鋼鐵戰士與人的血肉之軀相碰撞,一般說受害最大的是血肉之軀。因此,堅持機動車、行人對肇事機動車的車輛損失不予賠償的立場,可避免非機動車駕駛人和行人因輕微違反交通法規和規則承擔較大賠償責任不公平現象,同時通過適當加重肇事機動車的責任,可有效倒逼機動車駕駛員嚴格遵守交通法規和謹慎駕駛,維護道路交通秩序,預防和減少交通事故,實現優先保護人的生命健康權利的立法宗旨。

作者鄧建華,該文分別被《人民司法》、《審判研究》、《南通審判》等期刊錄用

 

  友情鏈接

蘇ICP備19043046號 版權所有:南通市通州區人民法院

技術支持:南通市易流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建議使用IE8.0版本瀏覽
江西多乐彩任选2 时时彩个位万位经验 山东时时后一走势 二人好友斗地主可以吗 时时彩玩后一稳赚 快三豹子最佳规律 彩发发安卓版下载 北京pk10选号码技巧 3d包胆包1胆多少钱 台球比分直播网 宝赢彩票app